首  页 |  新闻资讯 |  市场资讯 |  技术天地 |  配套服务商 |  二甲醚供应商 |  政策/标准 |  知识园地 |  人才 |  论坛 |  行业醚友 
账号
密码
搜索
   首页 >> 市场资讯 >> 市场评述 >>
2019-12-6 星期五
新闻资讯
权威视角 行业要闻
成果应用
民用燃料    DME汽车
化工产品    其他
相关要闻
甲醇 液化气 天然气 煤化工 核能
生物能源 石油/能源 风能 太阳能
拟/在建项目 招商/招标
人物专访 会议会展 本站公告
市场资讯
市场快递
二甲醚  甲醇  液化气  成品油
价格行情
二甲醚  甲醇  液化气  成品油
产销动态
二甲醚  甲醇
市场评述
二甲醚  甲醇
供求实时报价 供求信息
技术天地
专论/综述 生产工艺 科研
机械/设备 生产管理  其他
成果应用
民用燃料  DME汽车
化工产品 其他
企业专栏
天科股份    托普索国际
上海交大    河南天一
云南高清能源
推荐技术 醇醚燃料 专利技术
产品大全
反应器    制冷设备    催化剂
压缩机    二甲醚泵    精馏塔
储罐    仪器仪表    分离器
DME发动机    火炬    控制系统
化学清洗    运输车    二甲醚炉灶
政策/标准 知识园地 人才 论坛
   行业醚友  二甲醚协会     
甲醇
国内甲醇市场提前进入“寒冬”
作者/来源:中化新网   日期: 2019-11-22   点击率:45
“10月以来,进口甲醇开始进入山东市场,这在以往几乎是不可能的。”山东一位甲醇市场资深人士近日对记者表示。其实不仅是山东,近一个多月时间,部分内陆地区均出现了港口进口甲醇倒流的现象,改变了多年以来甲醇“西向东输、北往南运”的局面。

  据了解,这与港口市场近期的变化有很大关系。华东港口甲醇价格与内陆价差走弱,港口与内陆套利窗口关闭,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港口作为甲醇主要消费市场的角色。

  港口主销区角色改变

  “港口市场在产业中定位属于集散中心。港口以往作为甲醇的主销区,具有快速周转的库存,周边也有强大的消化能力。”一德期货分析师史开放告诉期货日报记者,今年由于进口增量累积,港口地区甲醇库存持续高企,加上市场需求整体欠佳,在价格下跌过程中港口地区库存消化周期拉长,进而形成了价格洼地。

  在采访中,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源源不断的甲醇进口货是港口库存积压的主要原因。

  “国际市场今年新增甲醇装置不少,2018年年底伊朗新建的年产能165万吨的甲醇装置生产已经稳定,今年上半年新建的220万吨/年装置也已投产,对中国的出口大增。港口地区在拿不到西北货源之后,采取大量进口的方式稳定供应。”招金期货分析师于芃森说。

  截至今年10月,国内甲醇进口量已经与去年全年持平,造成港口地区库存大量的积压。加之受江苏响水等地爆炸事故影响,港口地区甲醇出货困难,库存持续高于100万吨,价格不断走弱。

  据市场人士反映,在港口地区甲醇价格低于周边地区之后,出现了货物倒流,从而压制华东周边地区价格,进而倒逼内陆降价。目前,港口地区低价的进口甲醇占比较大。在这种背景下,江苏太仓港口与鲁北价差持续走弱,甚至部分时段出现港口甲醇向鲁北地区倒流现象。

  在业内人士看来,之前国内甲醇价格下跌,都是以产地销售不畅、降价去库为起点,但今年下半年以来,产地自我消耗能力提高,外销减少,价格一直偏高。而进口甲醇因为需求减少、供应增加,价格持续偏弱。国内甲醇市场出现了罕见的进口货倒逼国产货降价的情况。

  据于芃森介绍,国庆节后,因西北甲醇短缺,价格高企,短时间与山东的价差为零,套利窗口关闭,山东地区在消耗完前期备货之后,面临无货可用的局面。

  “当时西北甲醇2300元/吨,山东2300元/吨,华东2300元/吨,一度出现了三地价格一致的局面。但随着期货价格的下滑,华东现货走弱,华东与山东的物流通道随即打开。”于芃森表示,10月中旬仅是泰州、南通的部分库区开始往山东倒流货物,后来随着期现价格的同步下滑,长江沿线的主要库区基本都打开了与山东的物流通道。

  在他的印象中,此前只有2008—2009年国际甲醇出现过严重倒流。当时进口货物一度沿长江而上到了武汉,日照等山东港口均有进口货物,并引发了我国针对中东地区甲醇的反倾销调查。

  “在港口库存得不到有效去化的情况下,这种倒流的发生频率可能会随之增加。”金联创分析师王璞表示。

  在业内人士看来,以往“西醇东输”是因为港口烯烃需求近几年增加较多,进口甲醇价格持续过高,内陆甲醇成为港口烯烃企业的主要采购渠道。未来,随着进口甲醇的增加,内陆甲醇的消化很难再靠港口地区了。

  进口放量后供增需减

  当前港口甲醇的一举一动无疑牵动着市场的神经。国庆节以来,甲醇市场出现了近500元/吨的下挫。记者发现,不同于以往,甲醇市场本轮下跌明显可看出内陆地区的供需面强于港口的供需面。

  “国庆节前,市场曾寄希望于内陆甲醇制烯烃装置复产或投产解决库存难题,但从节后平衡表推算的结果来看,中性估计3个月内港口库存可以减少30万吨,届时库存总量仍在90万吨以上,总库存量依然保持历年较高水平。”天风期货研究所所长贾瑞斌表示,基于此预期,大部分市场参与者不再把内陆地区的价格强势当成一种支撑。

  与此同时,由于上游检修与下游复工,内陆的甲醇销售表现良好,大多数工厂都有挺价行为。这导致市场出现了明显的节奏差异,甚至出现了山东地区甲醇价格明显高于华东地区的情况,出现了多年罕见的内陆升水局面。

  但10月下旬,由于外发量明显减少,内陆价格走弱的局面证实了全国去库速度未及预期的论断。价格继续从港口开始下挫,并不断蔓延至内陆。

  短短一周多的时间,这种情况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由港口逐渐传导至内陆地区,并带动了全国范围的价格下跌。

  梳理本轮甲醇下跌的逻辑,记者发现在进口放量的背景下,甲醇市场的供增需减成为当前难解的主要市场矛盾。

  “目前由于伊朗大量货源流向中国,且年初以来伊朗Kaveh 230万吨装置试车运行,近期Busher 165万吨试车后并计划于11月底运输甲醇来华,未来Kimiya 165万吨装置计划年底或明年一季度试车。在这种预期下,甲醇进口增量将持续压制港口市场反弹的高度。”史开放称。

  据统计,在伊朗低价货源大量流入的情况下,今年国内甲醇进口总量将在1050万吨左右,这对沿海市场造成的压力短期无解。在低价进口甲醇的冲击下,港口各个罐区不断累库并一度达到满罐水平,部分罐区通过提升仓储费来减缓库存压力,但是高库存现象已成常态。需求不佳的情况下,库存始终难以快速消化,存量的压制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港口价格走低。

  除了进口和库存之外,内陆新产能的投产也是本轮下跌的原因之一,如内蒙古荣信(90万吨/年)、兖矿榆林(70万吨/年)、湖北盈德(50万吨/年)、晋煤中能(30万吨/年)等。

  从需求方面来看,今冬甲醇下游也难以扭转当前颓势。传统下游开工面临较大变数,山东临沂地区甲醛厂家的供气不能得到保证,与大气污染防治直接挂钩,若出现橙色预警只能被动停车。“今年义马的意外事故,对其打击也较为明显,虽然现在二甲醚市场利润较高,但是此前开工也经历了低迷期。其他品种除醋酸保持八成左右的开工外,其他多维持较低开工负荷。”史开放解释说。

  新兴下游烯烃开工也呈现出分化状态。内地一体化烯烃企业除新开车的宝丰二期维持正常满负荷生产外,华东外采型烯烃企业部分停车检修,开工的企业多维持七八成运行负荷,烯烃需求今冬增量也较为有限。

  在业内人士看来,叠加炼化投产周期,新产能的投放使得MTO的经济性降低,这将在中长期打压烯烃端利润,使得烯烃产业结构发生变化,进而传导至甲醇产业,对其价格形成一定压制。

  产业链几家欢喜几家愁

  这一轮下跌以来,甲醇产业链对底部的判断越来越模糊,市场一次接一次地击穿产业人士的心理预期。而且甲醇下跌也对产业链利润的分布带来了较大的影响,上游利润较9月明显萎缩,下游利润有一定改善,贸易商也呈现出明显的分化。

  “此前对底部抱有幻想的贸易商已然放弃抄底;生产企业对本轮大跌也显得较为悲观;下游企业在对利润综合评估后一般选择随需随采,部分也会选择将低价货源囤货入库,不断置换以降低成本。”史开放称。

  目前来看,甲醇产业链比较谨慎,主要还是期货下跌导致信心崩塌。上游虽然维持低库存,但是价格处于下跌过程中,同时也担心后续库存的上升。中间贸易商对期货价格波动最为敏感,基差弱、卖空也能反映出贸易商的偏弱心态。下游来看,整个能化产业链处于产能释放周期,多数品种远月贴水,也是偏空的状态。

  “这一轮下跌受益最大的是甲醇下游企业,特别是MTO工厂。”国泰君安期货分析师叶伟乐表示,本轮下跌过程中,MTO工厂使用每吨甲醇所带来的利润从200元/吨增加到400元/吨,利润水平处于2016—2019年的高位。

  相比MTO工厂,甲醇工厂过得有点惨,利润水平一直处于低位,甚至有些企业出现亏损。但由于规模不同,甲醇工厂之前的成本也不一样。面对这波下跌,甲醇工厂参与期货的意愿大大提高,有甲醇工厂通过卖出套保锁定大部分利润,规避了价格下跌的风险。

  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记者了解到,东部的甲醇生产企业和内陆的部分贸易商在这一轮下跌中最“受伤”。

  “受动力煤价格高企及进口价格过低冲击,今年东部地区的甲醇生产企业实际多数时间都处于亏损状态。”叶伟乐表示,产地高价与销地低价使得贸易商的生存空间大幅压缩,大部分都处于到处寻找低价货源的状态,经常亏损。对于纯进口企业来讲,因为进口一直有利润,反而过得不错。

  记者了解到,港口市场交易比较活跃,贸易商对冲避险意识较强,会结合自身情况、结合期货优化交易策略,能够及时对冲风险。相较于港口市场,内陆贸易商单边现货操作风险较大,经营压力也大。

  河南汇通能源副总经理苗柏宏坦言,受传统的老思维影响,内陆多数贸易商存在抄底心态,但内地甲醇价格从高位逐步走低,导致贸易商心态崩溃。

  对此,山东锐特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袁高军也表示,今年的行情对于内陆贸易商来说非常难做,有六成甚至八成的贸易商都在亏损。“平时贸易节奏比较快,有第一手信息且反应较快的贸易商可能还能挣到一些钱,反应慢一点的贸易商基本上都是亏损的。”在他看来,内陆的甲醇贸易商可能会经历一次较大的洗牌。

  记者了解到,此轮行情下,一些小的甲醇贸易商已经被淘汰,市场中甲醇贸易商已经呈现出缩量情况。

  在苗柏宏看来,未来随着国际产能的增加,进口货源在成本低廉的情况下,会逐步挤压国内煤制甲醇的利润,以往“西醇东输”“北醇南调”的局面会成为过去,港口倒流的情况会时有发生。“在此背景下,现货贸易、进口商会比较好做,内陆贸易商生存空间会被逐步挤压。”

  甲醇市场今冬或更冷

  往年的冬天,甲醇市场都有“故事”要讲,往往限气因素不断发酵使四季度甲醇市场出现“暖冬”的概率较大。然而,今年市场却有着不一样的“冬天”。

  在叶伟乐看来,近几年四季度,甲醇的供应端有较多的炒作点,包括环保和天然气限气,两者都会让甲醇供应出现问题。

  2016年冬季为治理雾霾,河北、河南和山西较多的焦炉气甲醇装置出现停车和降负行为,月均甲醇供应减少14万吨。2017年因环保督察,河北和山西的焦炉气甲醇装置出现停车降负,月均供应减少9万吨。

  与此同时,限气因素影响也会在四季度发酵。由于北方冬季温度较低,供气企业为优先确保民用供暖会减少工业用气供应。在原料短缺情况下,天然气制甲醇工厂往往会停车或者降低负荷。2016年四季度气头甲醇装置因限气月均供应减少51万吨,2017年四季度气头装置月均供应减少61万吨。

  在经历了此前多轮环保限产后,与往年冬天相比,今年甲醇生产企业受环保限产的影响较小,而且天然气供应较为宽松,气头企业今年因限气减产量显著降低。“一方面天然气缺口不大,另一方面甲醇锅炉、传统需求比预期少,再加上今年库存水平的不同,供应端的‘故事’无法影响大的趋势。”贾瑞斌表示。

  四季度原本是甲醇季节性去库的时候,然而,2019年冬季甲醇库存仍然高企。据了解,今年冬天甲醇进口维持高位,往年10、11月进口都有缩量的情况。其中2017年10月进口56万吨,月均进口68万吨;2018年11月进口58万吨,全年月均进口量在62万吨。2019年10、11月进口预计都超过100万吨,处于月均值上方。

  “当港口库存水平在70万吨以内时,20万—30万吨的供需变化容易让行情出现极端情况。而当9月库存位于120万吨以上时,20万—30万吨的供需变化就很难主导行情了。”业内人士称。

  在于芃森看来,今年冬天甲醇市场将延续目前的格局,西北产区因为天然气限气的原因,对外供应将继续缩减,但是进口减量的可能性较小,烯烃工厂主要采购依旧为进口,对于国产的需求不高,这种状态可能要延续至明年3月前后。

  “今年的冬天市场可能比以往更冷,明年的春天暂时也看不到太大的希望。”苗柏宏预计。

  值得注意的是,临近期货2001合约交割,期现回归成为市场终极逻辑。港口市场价格在进口压力下,仍可能是全市场折合期货盘面价格最低的,届时仓单将会出现在港口市场,期货价格也会以港口市场为准。“价格的下跌又将从港口市场开始,内陆市场在套利窗口关闭的情况下也会承压,即使反弹也对期货价格没有影响。届时需注意港口甲醇是否会继续累库。”叶伟乐说。

  产销格局也将发生一些变化。未来甲醇市场山东和两湖两大消耗地的走势将决定全国的情况,关中货物将更多留在两湖地区消耗,而不是销往华东和山东。“山东地区则面临西北和进口甲醇的竞争,山东的具体消耗量将决定港口去库的速度和西北价格走势。”于芃森称。

  回过头来看,这次甲醇价格下跌起始于需求转差,受冲击于供给增加,归根到底受宏观环境变化影响,表现为产业周期轮动。在甲醇市场经历本轮寒冬洗礼之后,市场结构会更优化。业内人士表示,尽管现在身处“寒冬”,但随着边际的改善,心中仍可以有希望。
协办单位: 四川天一科技有限公司   云南高清能源开发有限公司   河南天一化工科技有限公司  
行业联盟: 城市燃气协会  二甲醚协会  二甲醚网  四川天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托普索国际公司  清华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 
           中科院大连化物所  中科院山西煤化所  西安交通大学  山东科技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华东理工大学 
本网站由四川元丰化工技术咨询有限公司主办
元丰资讯:  氮肥与甲醇技术网  尿素网  造气网  二甲醚网  尿素世界网 (英文版)  产品技术库  项目资讯  化工论坛  QQ群大联盟
| 会员登录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法律申明 | 保护私隐权 | 收费标准 |
Copyright © 2008-2009  二甲醚网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31754号  E-mail:yf116@vip.163.com
地址:成都市青白江区怡湖芳邻18栋8号 电话:028-83667786,83667798,83667576 传真:028-83667578